在一個四壁皆白的空間內,一個身穿黃色大衣的女人坐在長椅上。她嘴巴微微張開,比着手勢,看着鏡頭後方,似乎正在說話。

當代雕塑該如何教?謝淑妮談藝術教育工作

今年,雕塑家謝淑妮以展覽「謝淑妮:與事者,香港在威尼斯」代表香港參與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該展覽由M+與香港藝術發展局攜手合辦。謝淑妮除了是藝術家外,更是經驗豐富的藝術教育工作者,於加州藝術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he Arts,簡稱CalArts)任教。

以下是我們與謝淑妮的訪談,當中談到她的教學理念、其教育工作者的角色,以及這角色如何與她的藝術實踐交會。

1. 你怎樣成為藝術教育工作者?

我在香港中文大學(中大)藝術系畢業後,就去了美國的藝術中心設計學院修讀藝術碩士課程。而完成這個碩士學位後,就可獲得在大學任教藝術的資格。但我在唸碩士之初,並沒特別想過要當教師,我只想全神貫注於自己的藝術創作中。

展覽空間中,一個女人拿着小型麥克風,向一小群人說話。那群人站在她附近,旁邊還有一個放了很多件小模型的架。

問問M+策展人:策劃「境遇──五個人」

是時候問問策展人了!在展覽「境遇──五個人」舉行期間,大家如對展覽或展品有任何疑問,都可到此問問策展人姚嘉善。問題將於「M+ 故事」網誌文章中解答。

以下是首輪問題的答案,第二輪的內容將於展覽結束後發佈,衷心感謝各位踴躍提問!

當初如何挑選這五位藝術家參展?

一個男人坐在一輛拖車的樓梯上,微笑地望向鏡頭,拖車的車身鋪上灰色金屬片。

M+人物:潤物無聲

教學及詮釋策展助理楊柏匡(Dicky)回答了五道問題,為我們介紹他在M+的工作!

1. 是甚麼驅使你加入M+?

在2015年的第56屆威尼斯雙年展中,我擔任了香港藝術家曾建華個展「無盡虛無」的展覽實習生。展覽由M+及香港藝術發展局合辦。當時我剛辭掉在一所本地中學的工作,時刻在問自己:「到底世上有沒有一份能夠讓我全情投入的工作?」我在大學修讀創意媒體,希望能從事與文化藝術相關的職業。當中最令我嚮往的是與不同的人合作,過程中能凝聚多種價值觀念,繼而互相啟發。那時,我覺得策展人是很神秘的崗位,甚至以為策展人像是公關,專責與傳媒打交道或市場營銷等工作,從未想過這是一份能潤物無聲、關顧他人的職業。

黑白照片中,兩名身穿長衫、腳踏高跟的女人在街上並肩而行。鏡頭從她們後方拍攝,可見街道左邊有寫着中文字的柱子,右邊則有店舖。一群人數不多的男人聚集在她們前方。

細說藏品:邱良的《儷人行(告士打道,1961)》

邱良的《儷人行(告士打道,1961)》(1961年) 屬M+藏品之一,它究竟是怎樣的作品、由誰創作、M+又為何會將之納入館藏?

《儷人行(告士打道,1961)》是怎樣的一件作品?

《儷人行(告士打道,1961)》是香港攝影師邱良(1941至1997年)的作品。他是街頭紀實攝影先驅,以拍攝香港民生百態的作品聞名。

這件作品攝於1960年代初香港,當中可見兩個身穿長衫的女子,沿着告士打道姍姍而行。構圖簡潔有力,柱子和店舖見於街道兩旁,巧妙地襯托中央的女子。一如邱良所拍的其他作品,這張照片捕捉了香港人在日常生活中平凡和真實的互動交流,兩位女士的打扮更為照片注入老派時尚的優雅美感。照片從背面拍攝,引領觀者跟隨女人卻無法得見她們的表情,令人對她們的身分和去處不禁浮想聯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