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嘉輝在訪談影片中探討其在「希克獎 2019」展覽中展出的作品《消音狀況#22:消音的柴可夫斯基第五交響曲》。

訪問首屆希克獎得主楊嘉輝

兩年一度的希克獎旨在表揚在大中華地區出生或工作的藝術家,而展期至5月17日為止的首屆「希克獎2019」展覽已在M+展亭舉行,展出了胡曉媛、梁碩、林一林、沈莘、陶輝及楊嘉輝這六位入圍藝術家的作品。

希克獎的國際評審委員會在5月13日公佈楊嘉輝憑作品《消音狀況#22:消音的柴可夫斯基第五交響曲》獲得首屆希克獎。創作這件空間聲音作品時,楊嘉輝與科隆的交響樂團Flora Sinfonie Orchester合作,指導團員把樂器消音演出,並把觀眾的注意力引向樂手發出的其他聲響。

我們訪問了楊嘉輝,請他介紹《消音狀況》系列、創作這件作品的過程,以及他的創作實踐。

兩個人蓋着被子,伏在石上面向水體,其中一人搭着另一人的肩膀。

十部你可能錯過的香港電影遺珠

自1月開始,世界各地的人都以不同方式保持社交距離,以阻止新型冠狀病毒散播。在這期間,很多人都想找些東西來觀看,要不重溫經典電影,要不嘗試新鮮選擇。

M+香港電影及媒體策展人李焯桃在此為你提供觀影的好選擇,列出一些較冷門或易被遺忘的香港電影。你可在家欣賞,或日後在放映活動中觀看。待明年M+博物館大樓開幕後,你可在大樓內的M+戲院中親睹更多香港電影。

1. 《寒夜》(1955)

一個男人站在室外車間,用大型圓鋸機切割一尊雕塑的斷塊。

趙趙的叛逆精神

中國藝術家趙趙的創作充滿叛逆精神,而其創作於2011年的《偉像》可謂是其最激烈的作品,他更因此被封殺約兩年。M+策展助理張芷楓會在下文介紹趙趙的藝術實踐,細看其兩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偉像》和《重複》(2012)。

***

2011年9月,北京前波畫廊展出趙趙的新作《偉像》。那是一個巨型雕塑裝置,當中可見一尊倒地的警察雕塑,雕塑有着趙趙的五官,其上半身支離破碎,散落在展廳各處。為了營造這個災難性場面,趙趙先在助理的協助下做出一尊他身穿警察制服的模型,之後找工匠用石膏按比例放大成八米高。完成後,他們把整尊石膏像推倒在地,砸得四分五裂,再把這些隨機形成的碎片以青石雕刻出來,使作品能長久保存。最後,趙趙根據碎片散落的位置,在展覽空間重現這名英雄倒下後的姿態。觀眾可以在這些巨型碎片間走動,近觀作品的細節,來消化和沉澱它所帶來的視覺震撼。然而,為何當時會認為這件作品激進呢?

藍天下,工人在黃色升降台上處理街上一塊霓虹招牌。霓虹招牌是牛形的,上面以中英文寫着「森美餐廳」。

從街頭走進博物館的霓虹招牌

近年來,不少香港霓虹招牌因狀況和尺寸引起安全顧慮,被政府要求清拆。M+自2013年起收藏部分遭清拆的霓虹招牌,其中五塊已納入M+館藏。此外,M+也收藏了大量霓虹招牌的檔案,包括設計繪圖和照片文獻。

M+之所以收藏霓虹招牌和相關檔案,旨在肯定霓虹招牌在香港視覺文化中的重要角色:它們不單是廣告,更是工藝品、平面設計、插圖和建築。在描繪香港的電影、照片、藝術品和電玩中都可見它們的身影,是令人一眼看到就想到香港視覺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