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幅圖片左右並排,左方是一件由絲縐布製造的和服,染印了一些反復出現的戰爭場面。右方是六盞吊燈,色彩繽紛的電線連接到同一出線口,每盞燈都有不同形狀、顏色和圖案,燈具以塑膠瓶為主體,燈罩則由瓶身及天然纖維編織而成。

新舊相遇:M+設計及建築藏品

「藏品的相遇」是蒙特利爾加拿大建築中心的公眾活動「配方」。他們邀請我們在此「配方」上加入自己的元素,因此我們的「藏品的相遇」邀請策展人從放到M+藏品系列測試版供瀏覽的館藏中選出最新和最舊的藏品,並述說一個連繫二者的故事。

M+設計及建築團隊的兩位策展人在網上節目中接受挑戰。主策展人Ikko Yokoyama探索兩件設計藏品的潛在關係,策展人王蕾則審視兩件建築藏品之間的聯繫,以下是她們的介紹。

白色平面上放了一個白色電飯煲,電飯煲附有金屬蓋子,前方印有「東芝」的標誌。電飯煲旁邊是其金屬內鍋,內鍋前方放了一個小量杯,旁邊是一捆電線。

考考你:你能猜到這些設計何時面世嗎?

你能分辨出1950年代和2000年代的電飯煲嗎?你知不知道第一代Game Boy掌上遊戲機何時推出?你對椅子設計的認識又有多深?

來玩玩這個小測驗,看看你能否猜到以下十項M+館藏中的經典設計品出自哪個年代。給你一個提示:十件設計品中,最古老的來自1920年代,最新的則來自2010年代。

一個男人站在室外車間,用大型圓鋸機切割一尊雕塑的斷塊。

趙趙的叛逆精神

中國藝術家趙趙的創作充滿叛逆精神,而其創作於2011年的《偉像》可謂是其最激烈的作品,他更因此被封殺約兩年。M+策展助理張芷楓會在下文介紹趙趙的藝術實踐,細看其兩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偉像》和《重複》(2012)。

***

2011年9月,北京前波畫廊展出趙趙的新作《偉像》。那是一個巨型雕塑裝置,當中可見一尊倒地的警察雕塑,雕塑有着趙趙的五官,其上半身支離破碎,散落在展廳各處。為了營造這個災難性場面,趙趙先在助理的協助下做出一尊他身穿警察制服的模型,之後找工匠用石膏按比例放大成八米高。完成後,他們把整尊石膏像推倒在地,砸得四分五裂,再把這些隨機形成的碎片以青石雕刻出來,使作品能長久保存。最後,趙趙根據碎片散落的位置,在展覽空間重現這名英雄倒下後的姿態。觀眾可以在這些巨型碎片間走動,近觀作品的細節,來消化和沉澱它所帶來的視覺震撼。然而,為何當時會認為這件作品激進呢?

藍天下,工人在黃色升降台上處理街上一塊霓虹招牌。霓虹招牌是牛形的,上面以中英文寫着「森美餐廳」。

從街頭走進博物館的霓虹招牌

近年來,不少香港霓虹招牌因狀況和尺寸引起安全顧慮,被政府要求清拆。M+自2013年起收藏部分遭清拆的霓虹招牌,其中五塊已納入M+館藏。此外,M+也收藏了大量霓虹招牌的檔案,包括設計繪圖和照片文獻。

M+之所以收藏霓虹招牌和相關檔案,旨在肯定霓虹招牌在香港視覺文化中的重要角色:它們不單是廣告,更是工藝品、平面設計、插圖和建築。在描繪香港的電影、照片、藝術品和電玩中都可見它們的身影,是令人一眼看到就想到香港視覺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