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天下,工人在黃色升降台上處理街上一塊霓虹招牌。霓虹招牌是牛形的,上面以中英文寫着「森美餐廳」。

從街頭走進博物館的霓虹招牌

近年來,不少香港霓虹招牌因狀況和尺寸引起安全顧慮,被政府要求清拆。M+自2013年起收藏部分遭清拆的霓虹招牌,其中五塊已納入M+館藏。此外,M+也收藏了大量霓虹招牌的檔案,包括設計繪圖和照片文獻。

M+之所以收藏霓虹招牌和相關檔案,旨在肯定霓虹招牌在香港視覺文化中的重要角色:它們不單是廣告,更是工藝品、平面設計、插圖和建築。在描繪香港的電影、照片、藝術品和電玩中都可見它們的身影,是令人一眼看到就想到香港視覺符號。

牆上有一道門, 門的旁邊是大型海報,上面以中英文寫着展覽名稱「謝淑妮:與事者,香港在威尼斯」和日期「2019年5月11日至11月24日」。

實習生的難忘回憶:威尼斯雙年展香港展覽點滴

為威尼斯雙年展的香港展覽接待數以千計國際訪客,會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由M+與香港藝術發展局合辦的「謝淑妮:與事者,香港在威尼斯」,已於2019年11月圓滿結束。這個代表香港參加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的展覽,吸引了數以千計訪客蒞臨觀賞,到底他們由誰接待?八名實習生各自在威尼斯待了六個星期,負責在展館裏帶領導賞團和招待訪客。

在展覽結束後,我們訪問每一位實習生:在你與展館訪客的接觸中,最難忘的經歷是甚麼?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甚麼?以下是他們的答案。

一人為自己及另外兩人自拍,他們正站在可俯瞰東京市區景色的展望台上,微笑看着鏡頭。

走出香港:博物館作為文化生態系統

博物館人員互訪時,會發生甚麼有趣的事?

M+最近推出「M+ 寰遊」計劃,旨在與世界各地的機構合作,共同討論博物館當前面對的議題。M+和東京森美術館最近合辦了一次研討會,重新審視博物館館藏的意義,是此「M+ 寰遊」的一環。

除了研討會外,三名M+成員還到訪森美術館兩星期,與該館員工合作並向他們學習。我們與三位進行了訪談,聽聽他們這趟旅程有何收穫。

參與者:

  • 設計及建築策展助理商瑋霖
  • 展覽設計師董萍萍
  • 教學及詮釋助理策展人王道顯
一幅有深色背景及漢字的作品,以聚酯薄膜托底,裝在框架內,並以夾子固定在金屬架上。作品以背光照明的方式展示,後方有燈光穿透。一群人圍着設置妥當的畫作,並以相機對準作品拍攝。

博物館如何拍攝藏品?

每天都有博物館訪客用手機為展品拍照,但博物館拍攝館藏的過程就複雜得多,皆因所得的圖像往往須滿足不同用途。目前,M+的攝影團隊正在臨時的工作室施展創意,同時為進駐在西九新大樓中特設的工作室作好準備。

M+的數碼化工作由M+版權事務團隊帶領,成員會在下文暢談藏品數碼化的過程。

受訪者:

  • 版權事務經理Tom Morgan
  • 版權及圖像管理專員梁顯勝(Davis)
  • 圖片編輯梁譽聰(Dan)

甚麼是「數碼化」?

Tom:意思是為我們的館藏製作數碼圖像;宏觀來說,數碼化還包括關於圖像的文字紀錄,以及以數碼方式呈現館藏時所牽涉的任何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