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來自一套無聲黑白片。一個男人撐着拐杖,走在舉着大型橫幅的遊行隊伍前方。男人與群眾看來都在喊口號。

池小寧和他偷運得來的攝影機

這是一個關於地下電影製作、激進藝術和審查的故事。1979年,池小寧製作了《星星美展紀錄片》,這是唯一流傳下來記錄「星星畫會」激進行動的錄像。「星星畫會」由一群中國前衛藝術家組成,他們崇尚個人特質和色彩,並致力捍衛表達自由。此錄像片段的唯一拷貝就在M+館藏之中。

電影製作人Andy Cohen在其2020年的作品《北京之春》中,節選了部分的錄像片段。以下,他將講述池小寧在當時審查制度嚴格、藝術常須向官方政治宣傳靠攏的時代,如何大膽無畏地攝製影片。在即將舉行的「M+ 放映」活動中,《北京之春》為選映作品之一。

***

電子遊戲畫面中可見以動畫繪製的香港街景。前面有一個身穿便服的男人俯身向前、張開嘴巴,看似在大喊。他後方有一個身穿襯衫西褲的男人跨坐在椅背向前的辦公椅上,凌空彈起。

電玩中的多樣香港

香港雖然只是彈丸之地,但是在電子遊戲世界中頻繁出現。不說不知,網誌「電玩香港」列出了逾180個附有香港場景的遊戲。

網誌「電玩香港」的創辦人為電玩發燒友兼軟件工程師愛迪,他在香港成長,現於美國工作。這篇文章輯錄了他與駐居澳洲墨爾本的媒體學者兼藝術家戴修的對談。戴修近期與M+及信言設計大使合作,研究電子遊戲呈現的香港面貌

兩人都對電玩中的香港面貌深感興趣,並各自研究此題目。以下他們會討論當中的研究成果,揭示遊戲體驗蘊含的豐富視覺元素。

照片中可見香港一幢幢粉紅色及灰綠色的高樓大廈,完全填滿了整個畫面。大量小窗戶排成一行行,令人頭暈目眩。

從高樓走到街頭:回顧吳爾夫的照片

生於德國的居港攝影師吳爾夫於今年初離世,這位屢獲殊榮的攝影師於1994年以攝影記者身分移居香港,他的鏡頭聚焦於巨型城市的結構,以及城市化對人類的影響。為此,我們邀請了黃啟裕撰文,向吳爾夫以香港及亞洲城市為題材的作品致意。以下,他將回顧吳爾夫兩大別具特色的攝影主題:建築與街頭。

***

幾位世界級攝影師以他們的鏡頭令香港享譽國際。John Thomson (1837–1921)及何藩(1931–2016)分別拍下1860至1870年代和1950至1960年代殖民地時期的香港,而Greg Girard(生於1955年)則拍下了1980至1990年代九龍城寨的地下世界,令城寨成為香港的另類地標。在這個攝影大師的陣容裏,還有早前離世的德國攝影師吳爾夫(1954–2019),這位當代藝術家以亞洲為焦點,尤其着重中國與香港,透過鏡頭揭示香港在1997年回歸後仍保留的本地文化身分。

近鏡拍攝電影膠卷中的幾格畫面,當中可見三個人在建築物外談話的一場戲。膠卷橫向拉開,因此圖像呈傾斜角度。

淺談台灣電影修復

台灣國家電影中心(國影中心)在過去四年一直進行電影修復計劃,修復台灣的老電影。M+與光華新聞文化中心將於10月4至6日共同呈獻「M+ 放映:修復影像在台灣」,放映一些經國影中心修復的流動影像作品。

以下,我們邀請了國影中心執行長王君琦博士,解釋何謂電影修復工作,闡述修復計劃的緣起,並分享過程中衍生的討論。

甚麼是電影修復?

王博士:電影修復是指保存老電影,讓它們得以重見天日,不致因記錄它們的材料耗損變質而湮沒。對我們來說,當中包括保存及修復膠卷,為膠卷進行清潔及修補,並轉換為數位格式。每年我們都組織小組討論,從典藏中挑選電影進行數位修復。

電影修復讓我們重新發現一些過往可能從未看過、或者只在書本上讀過的電影,例如很多人以為台語電影已經全部散佚,但其實它們依然存在,只是需要修復而已。

電影修復如何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