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身處公園日落時分的女人,身穿米色、形狀不太明顯的裙子,手拿四枝花莖頗長的白花。相片中她正將來自手中白花的白色花瓣吐向空中。

淺談行為藝術及其在亞洲的歷史

行為藝術是甚麼?

行為藝術或現場藝術其實是視覺藝術的形式之一,運用身體作為主要媒介,並以時間為基準創作。

這即是說,藝術家以自身或別人的身體行為去表達感情或意念,在特定的場地歷時一段時間展演。有時候,行為藝術看來會跟舞台劇或舞蹈等其他表演形式十分相似,但最大的分別在於藝術家的用意。

昏暗的房間中,一個身穿裙子的女人在牆邊四張普通膠椅子上行走。椅子後的牆壁投影着圖像,圖像中的灰暗天空下有一條河流,河流兩旁有欄柵、房屋及綠草疏落的泥地。當女人走過投影時,她的剪影出現在圖像之上。

藝術家張怡的演講暨行為藝術作品,2015年受M+委約於「M+ 進行:藝活」演出。張怡,《架構》,2015年12月10日。圖片由M+提供,香港,版權所有。]

除了這個簡單直接的定義,行為藝術同時是相當開放和多變的藝術類別。作品可歷時幾分鐘、一年甚至更長時間,可以有觀眾參與或只有藝術家展演,可按照劇本或隨意即興演出。行為藝術可用照片、錄像或文字記錄下來,也可純粹以概念及記憶存在。

兩個人站在台上面向台下一群觀眾。左邊的人身穿長袍,正對着麥克風唱歌或講話;右邊的人穿着銀色連身衣,雙手指着左邊那個人。他們身後掛着一個藍色星球的板子。後方的螢幕上以中英文寫着「世外花,遭擱置,在這蠻荒之境。在此間,身是客,令我困擾不勝」。

藝術家黃漢明的行為藝術作品,2015年受M+委約於「M+ 進行:藝活」演出。黃漢明,《仰望星空》,2015年12月12至13日,圖片由M+提供,版權所有。

當今形式的行為藝術早於二十世紀初便出現,其歷史可追溯未來主義達達主義這些歐洲前衛藝術運動。當時的藝術家主張以表演作為實驗新意念和過程的手法。

這就是行為藝術被寫進西方正典的歷史,但在世界各地其發展又是如何?我們再來看看行為藝術在香港及亞洲周邊地區的發展,一段同樣有趣而不廣為人知的歷史。

香港及亞洲的行為藝術

水墨紙本作品上,黑色粗厚筆觸在米色背景之中線條明確,形成一隻青蛙臉的形狀。青蛙臉上有一雙三角形的大眼睛及一張黑色的寬大嘴巴。右下角有一個紅色印章,是兩隻三角形眼睛及一個咧嘴而笑的形狀,旁邊用鉛筆寫着以英文寫着「郭 92 紐約」。

M+藏品中蛙王郭的非行為藝術作品之一。蛙王郭(香港,1947年生於中國),《Wind Frog Flower》,1992,水墨紙本,M+,香港,郭孟浩/蛙王捐贈,2015年,© 蛙王郭

我們從七十年代開始看吧。在地域上與歐洲相距甚遠的香港,本土的行為藝術在那時候開始萌芽,以風格別樹一幟的藝術家蛙王郭(郭孟浩)為先驅。他以行為和裝置在香港為行為藝術開創先河,並將英語「happenings」一詞翻譯成粵語「客賓臨」,四十多年間孜孜不倦地創作行為展演,至今依然渾身是勁,靈感不斷。他亦被不少人視為首位在中國創作的行為藝術家。

庭院中掛滿一行行的繩子,地面上擺放了一行行的磚塊,一群人正在圍觀掛在繩子上的膠袋。

1979年蛙王郭在香港理工學院(現香港理工大學)的行為藝術作品。照片由亞洲藝術文獻庫提供。© 蛙王郭

另一邊廂,在稍早的五六十年代,日本具體派藝術家的集體「行為事件」已開始受國際注目。這些「行為事件」是以飽含力量的肢體動作結合顏料、泥巴、紙張等不同物料而成的行為藝術作品。

數十年後的九十年代初,更為極端的身體表現形式在北京郊區一條荒村──「大山莊」出現。這裏聚集了一群回應1989年後中國一連串社會經濟變化的前衛藝術家。這群人又名北京東村藝術家,他們試着創作粗獷、延時性的行為藝術,希望透過表達個人經驗,質疑集體和諧社會的概念。他們的觀眾寥寥無幾,但這些一逝不返的演出因被攝於鏡頭下而得以流傳,這些照片和錄像更成為經典,例如記錄了張洹的行為藝術作品《十二平方米》的照片。張洹在這件作品中將全身塗滿魚油和蜂蜜,全裸靜坐在公廁中40分鐘,任由蒼蠅爬滿全身。

黑白照片中,一個赤裸上身的男人坐在昏暗的房間裏,房間牆壁是水泥牆。他的皮膚塗上亮澤的物質,看起來很油亮;多隻蒼蠅飛到他的手臂、胸口及頭上。

1994年張洹的行為藝術作品《十二平方米》的照片,由其中一位藝術家榮榮拍攝。榮榮(1968年生於中國),《北京東村1994,No.21》,1994–1996年,銀鹽照片,香港M+希克藏品(捐贈),©榮榮

東南亞藝術家也紛紛以行為藝術回應和凸顯各自所處情境中的迫切政治、宗教和社會議題,胡丰文是這些早期的先驅之一。他在九十年代介入社區空間,表達對印尼社會及政治狀況的關注,更重要的是希望藉此帶來改變。

過去幾十年,另一種模式的行為藝術也漸趨成熟,更席捲全球:那就是關係藝術,或稱「關係美學」。即是由藝術家建構社交場景,讓人們走在一起,以集體活動共同創作,從而建立新的人際關係。泰國藝術家Rirkrit Tiravanija就是一位著名的關係藝術家。他在畫廊和博物館為觀眾煮食的作品,自九十年代起已在世界各地多次展演。

一間大房間內,地面上鋪着巨大鋼板,上面有不少的白色小碗。碗的四周放着石油氣爐、金屬碟、木砧板和餐具。

Rirkrit Tiravanija(泰國,1961年生於阿根廷),《Untitled 2001 (the magnificent seven, spaghetti western)》,2001年,鋼地板、石油氣爐、鑄鋼鍋、Arcopal碗、金屬叉、托盤、木砧板及一份冬蔭雞湯食譜,M+,香港。© 2014 Rirkrit Tiravanija。

行為藝術在亞洲各地有不同的發展歷史,此文無法一一盡錄。例如,南韓的行為藝術在七十年代的維新體制(當時南韓總統朴正熙透過維新憲法實行獨裁政權)下具有重大意義;而印度當代行為藝術則與當地的傳統儀式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然而,我們希望你在閱讀本文過後,能對行為藝術在亞洲的發展有初步了解;同時亦會透過策劃節目和日益豐富的館藏,加深大家對這種藝術形式的認識。

下星期,我們將發表本文的第二部分,重點介紹M+藏品系列中的行為藝術作品,敬請密切留意!

黑暗的舞台上,一個女人站在聚光燈之下。她手裏舉起一本書,就如正在閱讀一般。後方是一個螢幕,螢幕有一個穿着紅裙的女人,正躺在黑色背景中,頭部朝向右下角。

藝術家梁慧圭的行為藝術作品,2015年受M+委約於「M+ 進行:藝活」演出。梁慧圭,《死亡之病:寫作與閱讀》,韓麗珠參與朗讀演出,2015年12月4日。圖片由CPAK工作室拍攝,版權所有。

M+將推出首個為現場藝術(或稱行為藝術)而設的「M+ 藝活」系列 ,並於2018年6月1至3日以「觀演之間」為其開幕首展。此展覽將聚焦探討觀者與演者的聯繫,並呈獻五位行為藝術家的作品:委約香港藝術家魂游和莊偉創作的新作,以及印尼藝術家Tisna Sanjaya、中國藝術家段英梅和台灣藝術家林人中的作品。這個系列以2015年的「M+ 進行:藝活」為基礎發展。當時我們展出了多個行為藝術現場演出,包括尾竹永子、張怡、黃漢明及梁慧圭的作品,這些作品的圖片也見於本文。


文章頂部圖片:藝術家尾竹永子的行為藝術作品,2015年受M+委約於「M+ 進行:藝活」演出。尾竹永子,《身在香港》,2015年12月11日。圖片由CPAK工作室拍攝,版權所有。

返回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