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故事主頁M+故事主頁
書頁上畫有紅黑兩色的插圖。圖中有一張寫着「抓緊革命大批判」的海報,海報前有三個人,其中一人正在面前的書本寫下「封資修」,其餘兩人則指着他所寫的字。

毛澤東時期宣傳圖像參考資料一覽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WeChat

「M+思考:1949年後中國視覺與物質文化」公眾講座於本週舉行,現在讓我們看看在毛澤東時期饒富趣味的視覺文化例子──宣傳圖像參考資料。

在毛澤東時期,國有出版社曾製作很多宣傳圖像參考資料,內容全是圖像、字體、圖案、飾邊和其他平面設計元素。出版這類小冊子的目的,是為指導未受過訓練的民眾和專業美工創作圖像,主要用於視覺的政治宣傳。

這些參考資料內的設計元素均可用於海報、報章和其他視覺媒介上。除了少數如下方具傳統藝術色彩的花卉圖樣範例之外,大部分資料冊都帶有明顯的政治宣傳意識。

書頁上有兩行各四幅花卉插圖。上面四幅插圖的花卉插在花瓶中,下面四幅則是花卉的剪影。

賀宗循、胡世德編繪:《百花圖案集》(黑龍江:黑龍江美術出版社,1964年第二版),頁49。

例如在下圖中,人們拿着《毛語錄》站在宣傳海報和壁報前,激昂地以演說號召群眾:

書頁上有紅黑兩色的插圖,圖中的人手拿《毛語錄》,站在宣傳海報和壁報前前,以激昂的演說號召群眾。

工人《報頭資料》編繪組編:《毛澤東思想宣傳欄報頭資料》(上海人民出版社,1971年第三版),頁39。

一些資料冊則以國家希望敍述的題材為主題,如農業、軍事、科學和體育。以下圖片取自一本有關農業的美術資料冊,展示描繪農民和農村生活的標準手法:

書頁下有兩行各三幅的插圖,圖中的人正在從事各種農務。從上而下從左到右,六幅插圖分別畫了一個把鋤頭放在肩上的人,一個站在豬圈前的人,一個手拿水桶的人,兩個把穀物倒進麻袋的人,一個正在打掃地上穀物碎屑的人,以及一個騎着單車的人。

農村黑板報報頭資料(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4年),頁47。

另外,有些資料冊專為特定的政治宣傳媒介而設。以下例子就是「黑板報」版面設計的參考資料;黑板報是以人手繪寫在公開展示的黑板上的宣傳媒介。

書頁上有四幅插圖,畫有黑色的長方形,上面有不同的白色文字和圖案。

黑板報的版面設計範例。天津藝術學院工藝系美術宣傳員手冊編繪組編繪:《美術宣傳員手冊》(天津: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1975年),頁2。

黑板報是將政治訊息傳遞至農村的常用方式,不但製作成本低,而且面向公眾,因此成為鄉村的主要資訊來源,大大幫助傳播政治訊息。黑板報的資訊內容包括農產量、政治活動,以及有關公共衛生的公告。

國家以這些資料冊鼓勵業餘人士參與製作政治宣傳資料。作家閔安琪在〈海報中的女孩〉一文中提及,她在學生時期曾負責校內的黑板報,並從資料冊《報刊插畫及裝飾圖案集》抄繪報頭圖像。她寫道:「週復週,月復月,年復年,我努力不倦地畫啊畫。 1」在下方的資料冊中,你亦可看到資料冊主人為了方便抄繪及放大圖像所畫的網格。

書頁上有紅黑兩色的插圖,圖中三人手持《毛語錄》站在一片紅色旗海前,其中兩人向天揮拳。

工人《報頭資料》編繪組編:《毛澤東思想宣傳欄報頭資料》(上海人民出版社,1971年第三版),頁32。

出版這些資料冊的目的是為統一標準,令所有視覺語言符合國家批准機構訂下的規範。當時的公眾亦視政治宣傳品為集體努力的成果,而非藝術家和設計師的個人功勞。

這些資料冊清晰展示設計和藝術是如何納入中共的政治議程,以及視覺語言是如何滲透人們的日常生活。這些廣泛流傳的資料冊,如同閔安琪擁有的那本,曾經被成千上萬的民眾參閱和使用,亦加深了我們對這個時代的日常視覺文化和物件的了解。

「M+思考:1949年後中國視覺與物質文化」於7月5日假座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舉行。如你有任何有關此網誌文章的問題想問,可聯絡我們!

書頁上有三行各四幅插圖,中間有紅色直條,以中文寫着「將革命進行到底!」。當中不少插圖以不同方式畫有火炬,另外有單手握着步槍、一面旗子及一人騎着馬的插圖。

工人《報頭資料》編繪組編:《毛澤東思想宣傳欄報頭資料》(上海人民出版社,1971年第三版),頁119。


1 閔安琪撰:〈The Girl in the Poster〉,閔安琪、多多、Stefan R. Landsberger著、Benedikt Taschen編:《Chinese Propaganda Posters》(科隆:Taschen,2003年),頁5-7。

文章頂部圖片:工人《報頭資料》編繪組編:《毛澤東思想宣傳欄報頭資料》(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71年第三版),頁28。

返回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