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蒼吉:星馬築跡》影片謄本

林蒼吉:星馬築跡

(原文:英文)

林蒼吉:我覺得我們這個國家的那一代人,大家出國學習都是為了成為專業人士,然後對國家有所貢獻。我們雖是英國殖民地的子民,但我們也是世界的一分子,同時與自己所屬的國家血肉相連。

因此,在國外工作是非常重要的文化體驗。我們可以實踐自身的建築意念,亦會對結構、形態、功能、材料的運用一清二楚。

那個大會堂設計比賽是首個主要的公開比賽,顯然每個人都全力以赴爭勝。我們所做的設計不只可供舉行會議之用,還可用於舉辦演奏會。公共空間、展覽空間等,以及到訪建築物參觀的種種體驗,都是啟發我們設計的靈感來源。

以公開比賽來徵集清真寺的設計是很不尋常的事,而在這次比賽中,獲獎的建築師並非穆斯林。這就是這個國家早期的狀態,它在建國之初是一個很開明的社會。

位於羅敏申路的新加坡馬星航空公司大樓,是我們繼大會堂後首個重大的市區項目。我們從那時起,才針對熱帶氣候,以創新方式設計都市建築,加入平台、天台花園、遮陽設施等設計。

我們在設計如大華和星展等銀行大廈時,大廈是建在市區,要考慮都市化的因素及其限制。那時我們對周遭環境做了充分研究,希望能為那個時代提供參考。

裕廊鎮大會堂設計比賽幾乎是當時所有新加坡公司志在必得的目標。首先,在外形方面,整座大會堂由兩幢建築結構組成,兩者之間留有空洞。而鐘樓是這座建築的重要元素,就如潛艇的潛望鏡一樣。這個鐘樓要建得夠高,才能從四方八面都看得見。

巴奇(巴克敏斯特.富勒)不僅是未來學家,還是人文主義者。我們偶然相識,事實上,在他人生的最後十年,我可說是他最親密的朋友之一。當然,我在與巴奇的相處中獲益良多,而他的哲學對我影響最大,亦即你我共處的世界,四海一家的世界,共享這個世界等概念。當然,他的測地線研究是另一個我們協作的範疇,我也嘗試將測地線以圓頂的形式呈現。最著名的是那個在峇里建造的竹製張拉整體(tensegrity)圓頂,那是我們為慶祝他生日而建造,好像是1977年的事。我相信那些接觸、人情味、真正提升當地居民生活的事物、與我們相處的經驗,對他而言都別具意義。

身為馬來人或馬來西亞建築師,關鍵其實不在於你做了甚麼作品,而在於你的原則和作品的質素,風格不甚重要。你的建築設計一定要有原則,最好也有獨創性。我的靈感都來自全球,因為我的背景較國際化。我會看到當中的關聯與意義,而不是單純模仿,我不一味追求風格或跟隨潮流。

返回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