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謄本:胡曉媛訪談

胡曉媛:眼見為實?

胡曉媛:所有東西都存在一個消逝的過程,但是我們(生存)的過程太短暫,有一些東西我們是察覺不到的。現在我在想的是一個關於真實的問題,正好是我個人去看或者是去思考這個世界的,很重要的關於存在方面的一些個人的角度。我覺得這對於我無論作為藝術家還是一個個體的人來說,都是我存在的一個根本。

在這個展覽中我會用我比較慣常的方式去描繪一個石榴。我在超市找到一顆非常飽滿、狀態特別好的石榴之後,把它帶回到工作室裏。然後我用我一直慣常使用的綃,也就是傳統的平素綃,也就是真絲綃,把它附着在這個石榴上,用緊緊包裹的方式,用一些線去縫合,讓它貼合在這個石榴的表層上。

因為我用的是真絲綃,材料本身它具有很強烈的……我覺得是生物性。因為它是一種純動物材料,它是用最簡單的經緯平織的方法使用蠶絲,而且是非常非常就是乾淨的,只使用蠶絲。可能因為這種生物的共通的這種通感,讓我對這個材料裏邊的某種特徵,我能感知它,比如說我能感受到這個材料裏邊的這種生命的溫度。

之後我用我一直用的這種墨描畫的方式,把石榴上所有能看到的細節全部都畫下來。隨着時間,水果肯定會乾扁,這我們大家都是知道的。那它愈來愈乾、愈來愈乾,它表層的綃也隨着時間和過程發生了變化。

那這個時候就有意思了。最初的時候我們都相信自己眼見為實的東西,就是我們所觀看到的真實。那我們最初畫的那一層,就是我們認可的石榴的最真實的一個狀態。但等到幾個月之後,它變成了這個樣子了。所以說這兩個東西到底哪一個才是真實?

返回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