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謄本:謝淑妮訪談

謝淑妮:協商練習

謝淑妮:有時我會想像某些個體或會覺得自身與周遭事物無甚關係。但我希望觀眾能在展覽中看到,很多時候,每個個體對整個場景皆有關係,所以他(觀眾)是一名與事者。

我的概念是將截然不同的東西並置。這些東西並置時必須經過協商的程序,去遷就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重量,從而得以穩立,共同抗衡地心吸力。

除了組件和組件之間的協商之外,我想說的協商也是與空間以及身體如何在空間之中運行的協商。比如你一走進來就看到一座拱門,我把它堵住了;這也是關乎觀眾來到這空間中需要如何協商的過程。當他們進來後發現不能前進,就會尋找另一入口,繼續參觀這件作品。

「香港在威尼斯」的展場有室內的部分,也有室外的部分。室內的裝置作品對空間的處理,是比較貼地而行的,而室外則會向高發展。

《Playcourt》這件裝置作品,你可以看到多種不同元素之間的互動和協商。在這麼多脆弱的雕塑之間打羽毛球,其實是一種有點超現實,甚至荒謬的意象。小時候,我很喜歡跟哥哥和姊姊找尋空地打羽毛球。我覺得,在香港的街道上打羽毛球,是一種重奪公共領域的動作。身為市民,可以利用公共場所進行某些活動。在這半儀器、半人體的雕塑組合中,使用業餘無線電通話也是重奪公共領域的例子,藉此呼應展場內富有生活感的交談內容。這件裝置作品的很多部分皆沒有預先想好要如何處理的,很多時候要到裝置時,透過協商的程序,才會知道最後的形態如何。即使這件作品去到不同場地,也會有很不同的佈局,讓觀眾走進展場後會發現:看!這裏好像有一個遊戲。然而,這個遊戲該如何玩?遊戲的規則是怎樣的?我希望留有空間,讓觀眾想像一下。

返回影片